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电影网,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手机电影,大香蕉官方网站
首页  »  家庭乱伦  »  寡妇系列之堕落
寡妇系列之堕落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 大香蕉网 大香蕉电影网 伊人在线大香蕉 大香蕉手机电影 大香蕉官方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我叫宁薇,在一家跨国集团的分公司上班,做的是分公司总经理的文职秘书。

我是一个寡妇,老公在十年前去外地公干时,出意外过世了,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女儿小文两个人,小文性格比较懦弱,还好有总经理的儿子马俊帮忙照看,在学校没遭受多少欺负。

马总是个脾气比较暴躁的人,被集团老总训斥后总习惯拿我们下属来出气,要不是为了女儿在学校有人照顾,而且年薪也达到了二十万,估计我也早就辞职了。

虽然女儿已经16岁了,但是由于我常年坚持瑜伽的缘故,三十有七的我身材还是保持得算不错的了,虽然不是水蛇腰,但是还是没有外面那些水桶腰吧,32d的胸部看起来还是蛮挺拔的,以至于我在上班时经常在公交车上被人吃豆腐,一般都是摸摸大腿,蹭蹭翘臀之类的。其实吧,这些都不算什么,习惯就好了。

但是今天在上班的路上,竟然遇到一个痴汉,太恶心人了,他竟然趁人多,把他的丑东西掏出来直接顶在我的翘臀上,隔着我的短裙蹭来蹭去的,最过分的是还射在了我的紫色丝袜上,让我不得不在车上就脱下丝袜扔进了垃圾桶。

到了公司,给马总泡上茶,刚坐下来,刚刚车上那一幕回想起来真让人气愤。

但是,心里竟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也不能怪我,毕竟老公过世三年,虽然追我的人还是有,但是因为工作忙的原因,我一直没打算再找一个。这么久没有过,心里被刚刚痴汉射在丝袜上的液体刺激到了,我只感觉到自己下体渐渐变得湿润起来。甩甩头,丢掉这些可怕的念头,这种想法不能有。

刚准备开始工作,就听到马总的咆哮:「宁薇,进来!」「马总,怎么了?我哪里没做好?」我进了办公司随手关上了门,看着马总小心翼翼的询问到。

「上个月的销售你是不是忘记传到集团去了?你怎么这么蠢,还连累我被集团老总骂!」马总看起来面色不善。

「没有啊,我上周就传过去的。」

「还敢说,你不知道马上再传一份过去?」当马总听到我的辩解时,竟然猛地站起来把我推倒在了沙发上。「你这个骚货,一天到晚的想男人。」马总的话一下让我蒙了。

「马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努力准备坐起来,但是马总伸出左手死死得把我摁在沙发上。

「不是吗?那你刚刚在公交上被那么多人摸,还被人射到腿上怎么不叫喊呢?」难道……难道刚刚马总和我在同一辆车上?

「既然你都可以帮别人射,那么,你也帮我射出来吧。」说完,马总竟然一把拉下自己的短裤,挺着那丑陋的东西顶在了我的嘴唇上。

「唔……不……」那丑陋的东西让我不敢张开嘴,只能用鼻腔发出拒绝的音符,并死命得挣扎。

马总见我不张嘴,还想挣脱他的掌控,赶紧左手加了一分力道,让我如何都挣脱不了他的左手。而他的右手却顺着我敞开的衬衣滑进了我的胸部,捏住了我左胸那颗樱桃,顿时我的身体软了下来,敏感地带被袭,让我禁不住娇呼一下,马总的东西顺势插进了我的嘴巴,把我的口腔塞得满满当当的。

我用乞求的眼光看向马总,只见马总一脸的淫邪,那丑陋的东西开始在我口腔中抽动。

口交,我知道,当年老公也曾想让我帮他做,可是我嫌脏,死命的反抗,老公见我这样,也没了性趣,遂放开了我。但是今天,我竟然被其他男人在我工作的地方强迫口交,我的心顿时像死了一样。

「唔唔……」我挣扎无果,便曲起舌头,想把那丑陋的东西顶出口腔,可一遍一遍的顶,却一遍一遍的滑开,反而让马总异常兴奋。

「对,就是这样……嗯……舒服……你还说不是骚货,都知道要用你的舌头舔我的马眼。好好舔,一会让我干死你,让你欲仙欲死。」兴奋的马总更加用力地抽动。这下,我才知道,我的努力,竟然让他更加的亢奋。

他的东西几次都差点顶到我的扁桃体,让我有种十分恶心的感觉,想吐,可口腔被他的东西塞满了,吐又吐不出来,十分的难受。

他抽动了差不多十分钟,又加快了速度,变成双手穿过我的秀发抱住我的头,像干我的下体一样干我的嘴巴。终于,他死命抱住我的头,一股股的浓浆射进了我的喉咙,被塞住嘴巴的我,实在被浓浆涨得难受,只能吞下了一部分。

当他射完后才放开我,我顾不上整理上衣,打开门,捂着满是浓浆的嘴巴冲向了厕所,也没注意在门口撞到了谁。

我使劲用水漱口,可是那股浓浓的腥味始终还在口腔里徘徊,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我,娇美的面容确实能让男人冲动。

弯腰对着面槽漱口的我,并没有注意到一个男子进来了女厕。

他走到我背后,一把抱住我,双手从背后抓住我的乳房,把我紧紧压在洗漱槽上面,轻轻舔弄我的耳垂。

「放……放开我……救命啊!」突然遇袭的我一阵恐慌,连忙大声呼喊,男子见我呼喊,连忙把我抱进一格隔间,并捂住了我的嘴。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袭击我的是马俊。

「宁姨,别叫,不然你勾引我爸的事我可是会说出去的。」马俊一脸淫笑地看着我,慢慢地说道。

「唔……唔」见我想要说话,马俊放开了捂住我嘴巴的手。「不……不是的……是……是你爸爸强迫我的。」

「我不管,反正我看到的是你勾引的我爸。」马俊脸上浮现出无赖的神色。

「你……小俊,你放开宁姨好吗?」我发现马俊的手还在我身上游荡,连忙开口哀求。

「嘿嘿,好啊,那我现在回学校告诉小文去。」说着,马俊放开我,准备推门出去。我一听他话,急忙拉住他。

「别,小俊,你别和小文说好么?」我此时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不说也可以,不过,宁姨,你让我也爽一下,我就不告诉小文。反正你都能帮我爸做。」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马俊的话让我一下羞愧难当。

「你不愿意那我走了。」

「别……那好吧,就这一次。」他一听我同意,立马拉开裤裆,掏出比他爸还要粗大的东西。

他坐在马桶上,让我蹲在地上,他把已经很硬的鸡巴递到我嘴边。

我抬头看他了一眼,手握住他的鸡巴轻轻套弄着,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握着外人的东西准备为他口交!我对着马眼吐点口水,然后伸长着舌头轻轻舔着那东西的冠沟,然后再吞进喉咙里头。硬直的东西放进嘴里头吸吮,我一手握着阴茎包皮又推又搓,一手抚着卵蛋玩着睾丸,把马俊那粗大的东西尽力的吞进喉咙里。

我用自己的双唇努力套着阳根,就这么吞吞吐吐起来,一根黝黑的阳根让我吃的吱吱有声。马俊发出畅快的呻吟努力的向前挺着屁股,手已经摸到了我的乳罩上,双手隔着衬衣玩弄着我的小白兔,渐渐地挑起了我的欲望。我感到他快要喷发了,就停了下来看着马俊。我的心里已经开始变的火热,想要享受更多的爱抚。

他见我脸上满是红晕,知道自己已经把我的欲望成功挑起。于是他把阳根从我嘴里抽出,一把拉起蹲着的我。久蹲腿麻的我,一时间没站稳,跌坐在他的怀里。

他伸手扯开我的衬衣,然后对着我红润的小嘴吻下。他的舌头毫无阻碍的进入了我的嘴里,一阵熟女特有的幽香、芬芳、湿润的感觉从我的舌头上传入他的脑中。

他的双手也开始了动作,放在我胸前的手向上推起紫色的胸罩,抓住我雪白的乳房,揉搓着、揉搓着。而环抱着我的手,开始在我光滑的背后抚摸着,然后游移到臀部。

虽然年近四十,但我的肌肤还是如同少女的皮肤一般嫩滑、柔软而富有弹性。

特别是我的一双大腿,没有一丝赘肉,此时他拥吻着我,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勃起的阳根在我的大腿上摩擦着,感受着熟女充满弹性的肌肤。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拨开我的丝质内裤摸到了我粉嫩的桃花穴,食指在小穴里进进出出的抽动起来。他只觉得我的阴道非常紧凑。

「啊……嗯……」含糊的呻吟声从我的嘴里不经意的发出。

良久,唇分。

我迷离的双眼,嘴角挂着丝丝晶莹的口水,直勾勾的看着他,犹如一个深闺怨妇。

「想要吗?」马俊一脸淫贱的笑容,羞得我的脸埋在了他的怀里。「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说着,他拔出插在我小穴的手指,伸到我的眼前。

「我……我要……」我脸上浮现出羞涩和情欲。

「宁姨,你要什么?」

「我……我要你插进来……」

「什么插进来?插到哪呢?你要说清楚啊!」

「小俊,人家要……要你把阳具插……插到人家的小穴里面……」马俊的逼迫让我无地自容。

「这不叫阳具,你要叫大鸡吧。」边说,马俊边扯下我的内裤,一把塞进了自己的裤兜。

他笑着把我抱了起来,分开我的大腿,手扶着鸡巴放在我的阴道口上慢慢晃着屁股研磨着,我的淫水再度泛滥。我呻吟着抱紧他的脖子,双腿岔开着等待他的进入。他笑着说:「宁姨,你真漂亮,刚才真想在你的小嘴里爆发一回。」我掐了他一下:「坏蛋,你把阿姨弄舒服了以后有机会的。」「那阿姨以后还会让我干吧。」他笑着慢慢把鸡巴塞入我的小穴中,肉壁被充实的感觉令我舒畅的叫出声来。

他抱着我一边干着一边慢慢退出小隔间,把我放到了洗漱台上。冰凉的大理石台面给我异样的刺激,他把我的腿夹在他的腰上,开始用力的抽送。我们都没有考虑有人进来会怎么样,只是开始享受这突如其来的交欢。我双腿夹紧他的腰,身体向后倾着手扶着洗漱台,屁股迎合着他的抽送,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马俊显然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性经验,做爱的动作温柔而有力。

但是也许是我太迷人了,很快他就失去了耐心,抽送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而被性欲煎熬的我也的确需要这种强烈的刺激。他屁股则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大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我闷哼出声音!鸡巴插入小穴中,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着!淫水太过丰沛,鸡巴的抽送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

我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鸡巴,浸湿了他的阴毛。在他的狂抽猛插之下,我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马俊的肉棒钳住,一股蜜汁从蜜穴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不停地浇在马俊的龟头上。我竟然这么快就被操上了一次高潮,我剧烈的喘息着,身体抽搐着不停的抖动,嫩穴像小嘴一般吮吸着他的肉棒,他却没射精,放缓了速度,但是每一下都挺入我身体的最深处,还用力的研磨花心让我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他搂着我将舌头伸入我的口中,被他干的爽我也自然和湿吻着。等我慢慢平息了高潮的快感,他把我放了下来。我以为他已经准备放过我,但我却想错了他不是要结束战斗,而是要开始新的攻击。

在他的授意下,我手扶着洗漱台,将臀部高高翘起来,摆出最淫荡的姿势晃着屁股等待一个大鸡巴的进入。

镜子里的我头发有些散乱,衬衫的纽扣几乎全开着,乳罩也被他拿掉了,两个小白兔晃动着,真是淫荡极了。

他掀起我的短裙,一手握了鸡巴,一手分开我的两片阴唇,将龟头送到穴口,用手指头按着阴核,用龟头磨我的穴口。我淫荡的向后顶着屁股,随着他的动作两个丰满坚挺的奶子晃动着,口中也胡乱的呻吟着。

看到我淫荡的样子,他发疯了似的从后面搂住了我,伸手托住了娇乳,挺起鸡巴不自觉地抵住肉缝,上下滑动起来。我轻声呼叫着∶「受不了啦!快进来呀!」随着他下体用力一顶,「噗哧」一声,大鸡巴应声插入蜜穴。我低着的头猛地上扬,长长地「啊」了一声,湿热的肉洞紧紧缠绕着他的阴茎,使他不由自主地抽送起来。大鸡巴在淫水直流的阴道里面插得「扑!扑!」的直响。我的屁股向后直退,迎接着大鸡巴的每一次插入。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被压在身下的我发出着呻吟声,他手搓弄她的乳房,一边使劲地操着我。「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鸡巴在阴道里抽动时,发出美妙的声音。「宁姨……你的小屄好紧……鸡巴爽死了……我要操死你……」

双手按着少妇柔软健美的丰乳上面,大拇指捏弄着我的嫩红的乳头,把我弄得气喘吁吁。

我的叫声越来越大,骚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后挺来迎合他的抽插。

他低头看看自巳的大鸡巴在骚屄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我那两片无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粉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镜子里我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想不到这位文静端庄的少妇会这么淫荡,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他看得心神激荡,大鸡巴在我肥穴里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搅,又顶又磨,撞得我爽的大叫。

我紧紧地咬着牙,雪白的屁股前后地挺动着,使他的肉棒在我的穴内进进出出得更快了,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啊……啊……好弟弟……我来了……高潮……好爽……好棒……啊……啊……受不了……太棒了。」我全身都浪起来,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乳房挣脱开他的双手,上下跳动。

他挺动腰部,让肉棒在我穴内跳动着,继续不断的刺激我,把我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肉棒吞吐的快感让我连续不断的高潮。我两手撑持着洗漱台,紧闭双眼。他的肉棒在我的穴内来回抽插,带着我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弄得我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淫水,由我的腿间流到地板上。

「啊……不行了……弟弟……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我娇声地浪叫起来,蜜穴内的肉紧紧夹住他的大鸡巴,不断往里吸,让肉棒再次深地插在我体内,这时一股兴奋难忍的感觉从他阳具传到全身,他再也忍不住,把热滚滚的精液射进我的阴道里。

我整个上身仰起,背紧贴着他的胸膛,全身是汗,乳白黏状的精液从我的骚屄里倒流了出来,流在地上。他低头轻吻着我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我软软的倚靠在在他胸脯上,不停的喘息着。

他努力的挺动着屁股舔着我脸蛋儿笑着说:「好宁姨,你还没叫过我大鸡巴哥哥呢,要不要我在操你一回啊?」

我的欲火已经消退,理智也已经恢复,回想起自己竟然在这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的少年身下求欢时,一阵阵懊悔浮上心头,但是,自己的事自己才知道,我已经迷恋上了高潮的滋味,无法放下。

【完】

【11179字节】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3更新.